The Global Mail has ceased operations.
走失和被找到的孩子们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China’s Castaway Kids

在中国,被判刑的罪犯的孩子在法律上不被认为是孤儿。他们被家庭和社会抛弃,常常在大街上流浪,直到像“晨露联盟”(Morning Tears)这样的慈善组织找到他们


读这些图片背后的新闻: 被诅咒的中国孩子

欢欢 9岁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欢欢(化名,本文所用姓名均为化名), 出生于一个农村暴力家庭。她是姐妹中的老大。他的父亲常常暴力殴打母亲。最后,她母亲在欢欢外公的帮助下奋力反击,杀死了自己的丈夫。欢欢的母亲被判终生监禁,她的外公被判十年。

小泽 10岁, 小文12岁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1995年,因为一场争执小泽和小文的父亲错误枪杀了一个当地村民。十年之后他被抓捕并处决。因而,两个孩子只能和爷爷住在一起。但一段时间之后,他爷爷再也没有能力抚养他俩,2009年,他们被送到三原儿童村。

于昆,14岁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于昆3岁的时候,遭受父亲严厉殴打,她的母亲忍无可忍毒死了父亲。母亲被判终生监禁。因而从2004年开始,于昆被送到儿童村接受照料。

盼盼,6,晓露  13, 璐璐,8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三兄妹的父亲曾经是农民工,离开了农村在城市打工生活。没有丈夫在身边的母亲经常被村长的儿子骚扰。甚至当三兄妹的父亲回农村的时候。这对夫妻最终把村长儿子打死了并被判终生监禁。“晓露看着她的父母打死了村长儿子”,蔻魏说。她是一个名为“爱同源回家”项目的负责人。“那时候晓露只有七岁,几个月内警察把她带走了很多次进行审问,这给她留下了很大的阴影,直至现在,她都不愿意和陌生人说话。对她来说信任一个人需要很长时间。”

刘飞,8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刘飞的父母是盗窃汽车团伙中的成员。这个盗窃团伙存在了至少五年。“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刘飞一直和家里的羊群睡在一块,和羊一起吃东西。”三元儿童村的负责人杨彪说:“当他来这儿的时候,他不能正常走路,并且与人交流有障碍。”

小万,9, 小伊,  6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小万和小伊的父亲因为谋杀母亲而被判死刑,缓期执行。“俩兄妹曾去监狱探望过父亲。他们都觉得父亲是个恶魔”,蔻魏说:“他们曾经有太多的噩梦。” 蔻魏发现他俩很难回到正常生活。“小万告诉我他的父亲经常进行家暴虐待母亲。在父亲杀母亲那天晚上,小万听的一清二楚。他不知道她的妹妹是否有亲眼见证了这场谋杀。”

妞妞,3,同浩,9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这对兄妹的父亲因为强迫妇女卖淫已经在监狱中十年了。他们的母亲抛弃了他们。我们试图把妞妞送去幼儿园,但是她拒绝,因而我们把她留在这儿。蔻魏说:“但是其他孩子经常抱怨,因为当他们不在村子去学校的时候,妞妞会翻他们的东西然后直接拿走自己想要的。”

李 依和丹丹,都9岁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当李依的父亲因为偷窃坐牢的时候,母亲改嫁离开了她。之后她一直和爷爷一块生活,直到来到“回家”工程。 “李依是个天使”,蔻魏说。“她有生病,但懂得感恩,经常帮助那些照顾她的人。而且她很聪明,是班上的尖子生。大家都喜欢她。” 但立即蔻魏更正说,不是说所有人都喜欢李依,比如丹丹。丹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她不是一个特别努力学习的学生。照料她的员工抱怨说她每天要花一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梳头。她觉得李依的生活过的很无聊。丹丹的父母都在监狱里,他们毒死了一个对丹丹妈妈有非分企图的人,而后被判死刑,因为较好的狱中表现缓期两年执行后,转为终生监禁。

嘉裕,  11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嘉裕是个非常可爱又很努力的男孩 ,带有点小淘气 。蔻魏说,去年三月,他过马路时没注意被车撞了。我们把他送到医院。当医生问他哪里疼的时候,他说他感觉非常好。 嘉裕的父亲因为偷窃坐牢,而后母亲抛弃了他。许多这样的家庭非常贫穷,生活上完全依靠父亲。当丈夫坐牢时,整个家庭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妻子经常选择改嫁重新开始。

小岩,12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小岩在8岁的时候来“回家”项目,他的父亲因为抢劫坐牢,母亲抛弃了他。 他刚来的时候是个非常麻烦的孩子,和照看他的员工还有其他孩子打架。蔻魏说,“现在他非常乖。但是小岩因为母亲抛弃他一直有心理阴影。有一次上绘画课,我们要孩子们表达内心的感受。他画了一个黑色的心。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我对母亲的感受。”

李蔚,8,王翼,9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李蔚的父亲是一个农民工,在西安赚取微薄的收入 。当老板扣留他工资的时候,他出于愤怒袭击老板,因而被判七年监禁。她的母亲患有精神分裂。王翼的母亲也有精神疾病,在2006年的时候离开了家。父亲在2009年死于肺炎。从2010年开始,她被送到三元儿童村代为抚养

明明,9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明明在六岁的时候来到儿童村。她的父母因偷电缆当废品卖被判十一年监禁。“她是个很可爱的孩子”。蔻魏说,但是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和父母的关系。爸爸经常抱怨妈妈,而妈妈抱怨爸爸。他们甚至通过孩子争执。现在夫妻俩被关在不同的监狱。

科恩 瑟文纳斯 Koen Sevenants

<p>Palani Mohan</p>

Palani Mohan

比利时人科恩 瑟文纳斯是非政府组织“早晨的眼泪”的总干事。晨露中国是一家专门支持中国罪犯的孩子的慈善组织。 “在过去,我们支持的90%的孩子都来自经济状况较差的农村”。他说,“目前这种情况有所改变,孩子们的家庭背景更加多元化。城市里毒品问题越来越严重,使许多原本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面临破碎。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儿童村同时容纳了两种截然不容的孩子——因为来到儿童村生活状况得到改善的农村孩子和因为父母沾染毒品被判刑而来到儿童村生活不如以前的城市的孩子。”

CLOSE
Type a keyword to search for a story or journalist

Journalists

Stories